要想活得久,还是得富有!


原创2019-05-17 09:56:41 91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我不是药神》

  都说死亡面前人人平等,确实,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但有钱却可以拿钱买命。哪怕在高收入高福利,号称全民免费医疗的挪威,也是如此。

  今天,JAMA上一篇论文[1]中,挪威公共卫生研究所的Jonas Kinge等指出,即使是在福利国家的代表挪威,收入最高和最低的25%的男性和女性,预期寿命也足足差了8.0年和6.0年,而收入最高和最低的1%间,这一差距更是分别达到了13.8年和8.4年。

(来自pixabay.com)(来自pixabay.com)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经济差距对人生的影响无处不在。从教育、视野,到人生规划,乃至结婚生子,无不受着经济条件的影响。

  而在医院里,经济差距的影响同样巨大。有钱人可以用昂贵的进口药,可以进花钱如流水的ICU,甚至能靠着ECMO等昂贵的生命维持设备吊着命。而对于穷人,“小病扛大病死”绝对不是一句玩笑。

  在资本主义大本营,贫富差距巨大,基尼系数达到0.415的美国[2],这一差距尤为明显,最富和最穷的男性和女性,预期寿命足足差了14.6岁和10.1岁[3],CA的美国癌症年度报告也提到,收入差距导致的癌症死亡差异逐年上升。这一情况,在高收入高福利,贫富差距小的国家会不会好一些?研究人员在基尼系数只有0.268的挪威进行了调查。

  挪威地处北欧,首都奥斯陆。奥斯陆以南35公里的德勒巴克镇,据传是圣诞老人的故乡(之一)。同时,挪威也是现代福利国家的代表之一,全民享受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收入上,2014年挪威最富有的1%的人的收入,占了全民收入的8.5%,而这一数字在美国是20.2%[4]。或许,这样的福利国家里,穷人和富人的差距能小一些。

深入内陆的峡湾是挪威的标志性地形深入内陆的峡湾是挪威的标志性地形

  研究人员从挪威的人口登记册、国家个人纳税人登记册、死因登记册和国家教育数据库中,获取了挪威国民的家庭组成、收入、受教育程度、死亡原因等信息,涵盖了超过99%的挪威国民。

  其中,收入最低的3%,由于收入为0或负、未登记收入来源或者由其它家庭负担其生活费用,被排除在分析之外。不足40岁的年轻人,由于其收入不能代表一生的收入水平,也没有纳入研究。本人或父母出生在国外的外来移民,同样被排除了。

  收入上,研究人员统计了调查前5年中,家庭的总收入的平均值,并根据物价水平和家庭成员数量进行了调整。

挪威首都奥斯陆挪威首都奥斯陆

  最终,研究纳入了3041828名40岁以上成年人的数据,他们平均年龄59.3±13.6岁,平均家庭成员数为2.5±1.3,有441768人在2005~2015年的调查期间离世。家庭年平均税后收入,按家庭人数和美国2011年的购买力调整后为31749美元。

  在2011~2015年间,挪威收入最高的1%男性预期寿命为84.4岁,而收入最低的1%的男性预期寿命只有70.6岁,他们之间足足差了13.8岁。女性中这一差距要小一些,收入最高和最低1%的女性,预期寿命分别为86.4岁和78.0岁,也差了8.4岁。

  在不同收入人群的死因上,研究人员也做了统计。收入最高和最低的25%的男性和女性,预期寿命分别相差8.0年和6.0年,其中心血管疾病是造成这一差距最主要的原因,其次是各种癌症。其中大约20%的差异可以用吸烟解释。

  不过在40~49岁的中年人中,滥用药物和自杀超过了心血管疾病和癌症,成为影响预期寿命贫富差异的主要原因。

不同年龄和性别的人群中,造成预期寿命差异的主要死因不同年龄和性别的人群中,造成预期寿命差异的主要死因

  在2005~2015年间,或许是因为医疗条件的进步,收入对预期寿命的影响越来越大,最高和最低25%收入的男性和女性,预期寿命差距分别从2005年的6.2岁和2.5岁,增长到2015年的8.4岁和6.2岁。其中高收入的男性和女性,预期寿命分别增长了3.1年和3.2年,而低收入男性只增长了0.9年,低收入女性预期寿命更是减少了0.4年。

  在85岁以上的老年人中,2005年时,或许是医疗水平有限,活到这个岁数更多要靠基因,收入最低的25%反倒比收入最高的25%活得更久。而到了2015年,医疗条件有了很大的发展,这一趋势发生了逆转,85岁以上的老人也是收入高的活得久了。

  除了预期寿命,收入和人生的很多方面也有关系。比如收入最低的1%的人中,有50.6%的人独自居住,而这一比例在收入最高的1%中只有9%。教育程度上,收入最低的1%的人中,只有18.2%上过大学,而收入最高的1%中有53.9%上过大学。

  不过好消息是,不管收入水平如何,教育程度都和预期寿命正相关!或许这就是知识改变命运吧。

不同收入百分比的人群中,独居、接受大学教育和居住在奥斯陆的比例不同收入百分比的人群中,独居、接受大学教育和居住在奥斯陆的比例

  论文作者Kinge博士表示:“甚至在有着几乎免费医疗和相对分布均匀的收入的挪威,不同收入的人群间预期寿命的差异也如此之大,这让研究人员和政策制定者感到十分惊讶。”

  “来自瑞典和其他国家的研究表明,除了金钱本身,还有其他因素可以解释为什么低收入者的预期寿命较低。例如,那些收入较低的人往往独居,受教育程度也较低。此外,胎儿的生活、教养和其他环境条件也很重要。”